這本書時正在瘋狂追看二月河的「帝皇系列」,不過之後因為要進修,便把讀閒書的計劃擱下了,直到最近知道劇團「進念二十面體」第二次演出以這本書改編的話劇,才把它從書櫃一角找出來讀。

原以為是枯燥乏味的歷史書,但原來寫得極有趣,而且採用了前所未見的角度和手法,一拿上手便差點放不下來。

黃仁宇以萬曆十五年這一年為視點,切入剖析明朝末年步向衰亡的結構性因數,並從七個人物的角度去審視整個中國社會制度的各方面以論證其大歷史觀。這七個人物包括:萬曆、前首輔張居正、萬曆的列宗、首輔申時行、清官海瑞、名將戚繼光及哲學家李贄。萬曆十五年這年沒有甚麼大事發生,可謂「無事可記」,但在此年這七個人物的互動中,黃仁宇卻看到了導致中國封建制度在三百多年後覆亡的根源。

這種寫歷史的方法很少見,通常的做法不是按年把史實紀錄,就是以一朝人物論成敗,像黃仁宇這種把眼光拉到上下數百年的高度,但卻以看似毫不重要的一年為論述的中心,可謂別出心裁,難怪這本書在學術界和暢銷書兩個不同層面均受到重視。

黃仁宇的論點是:古代中國在中央集權制度下依賴一群士大夫以儒家道德治國,而不追求技術、商業和法律上的進步,最終便和生產力的發展脫節,並引起上層建築和下層建築的分裂。我們的帝國制度發展到明代已面臨崩潰,因為那個龐大的文官架構根本沒有改革的動力,而道德只是表面依循的教條,實際上大部份為官者均以各種方法撈取私利,最後整個社會變成一個內部腐爛的壞蘋果,無須外力也將自行掉到地上。

故萬曆無論如何有意勵精圖治,但在道德禮教的束縛下,竟然連立愛妃之子為太子也沒有自由,於是他發現自己只是被囚禁在深宮中的一個沒有自由意志的可憐蟲,一生活在列宗的陰影之下。最後他不再理會朝政,並消極地和群臣對抗,被喻為怠惰的庸君。

張居正和申時行兩任首輔,性格迴異;張居正立心改革朝政,但觸動文官集團的整體利益。他錯在自己其身不正,一面提倡廉潔一面卻上下其手,最後被人執此話柄而群起攻之,落得身敗名裂,抄家收場。申時行則以調和陰陽為己任,以和事老的身份去解決問題,但一不能令皇帝回心轉意,二不能得到有志之士的認同,最後被解職歸田終老。

海瑞為官清廉,但他只是依循儒家道德宗旨辦事,卻看不到這套觀念的局限,也沒有轉圜餘地;他只憑一己之力單打獨鬥,最後只有罷官收場。戚繼光一介武夫,但明白在重文輕武的文官集團下的制約,他只能在張居正的支持下儘量搞好他的地方軍,而沒可能重整帝國落後的軍事制度。李贄是儒家的信徒,但卻提倡自由意志,可惜在儒家觀念的框架下,搞半唯心半唯物的哲學當然沒有出路,最後得不到世人的諒解,而要自刎收場。

在這七個人(其實是六個,萬曆的列宗沒有以個體身份出場)的故事和心路歷程裡,黃仁宇讓我們審視了以儒家道德為本的中央集權制度的缺憾,解釋了中國為何不能從自身突破小農經濟的生產方式,也鋪展了清代被列強瓜分的結構性和歷史性因素。

很值得看的一本書,除了李贄一章對沒有哲學根基的讀者來說有點深奧之外,其餘各章均非常易讀,誠意推薦。

回目錄

All rights reserved www.carjaswong.com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書本封面來自www.books.com.tw

作者: 黃仁宇
出版社: 食貨
出版日期: 1985年4月
(2005年2月增訂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