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以前

那時和舅父在公屋同住,聽他的「山水」套裝音響,我這些小朋友當然不許亂碰,所以舅父打甚麼碟就聽甚麼,那時多數聽的是青山、尤雅及許冠傑。

八十年代初期

隨著經濟發展,「香港意識」抬頭,文化工業開始掘起以滿足強勁的內部消費需求。本地廣東歌隨之而起,當時最喜歡的是林子祥,圍著鄰居的卡式錄音機聽完又聽,「三人行」、「活香生香」、「亞里巴巴」等歌曲聽得滾瓜爛熟,到現在還可以一字不漏地唱。


八四年

做暑期工賺到了足夠的錢買了一部廉價的 Sanyo 連收音機 Walkman,從此開拓了自己的音樂世界。也買了第一盒錄音帶 - 譚詠麟的「愛的根源」。當時和幾個老友都是 Alan 的 Fans ,也靠他們為我錄製盒帶。

八四至八六年

這個時期每天一面讀書一面聽四、五個小時收音機,由鄧慧詩、陳海琪等 DJ 的節目中認識了很多新英倫組合, 包括 Depeche Mode 、 Human League 、 Wham! 、 New Order 、 The Smiths 、 Duran Duran 等,此外有幾個同學都是外語歌迷,可以互相交換盒帶和新碟情報。 這段期間 的士高音樂也是大熱,亦聽了很多 Euro Beat 、 Boat Music 等時興跳舞音樂及 Remix 版歌曲。

八六至八九年

自八五年起本地樂隊及組合興起,亦是本地樂壇創作力最逢勃的時候。太極、 Beyond 、小島、夢劇院、 Riadas 、浮世繪等相繼出版大碟,當然最重要的就是達明一派的出現,可說是從此改變了我的音樂生命 ( 詳見達明專輯 ) 。這段期間注意力放回在本地樂壇,當然也繼續藉收音機聽外語歌。


八九年至九三年

畢業後終於可以擁有第一套 HiFi ,買了 Cyrus II 合拼擴音機加 Mission 751 書架式喇叭,另配 Philips CD 轉盤及 Sony 卡式錄音座。這時是聽歌最瘋狂的時代,一個星期租二至四隻 CD 回家錄歌,除追回八十年代英倫音樂的大部份大碟外,更越聽越冷門,連迷幻、 Ambient 、 Progressive Rock 、 Art Rock 、 Post-punk 、 Industrial Electronic 等的類別都接觸過。這個時期香港樂壇也由高峰下滑,除了林憶蓮和明哥外,很少會聽中文歌。

九四至九五年

搬到了新界北居住後,租碟比較麻煩,加上之前提供音樂資訊的刊物如 Music Bus 及年青人週報等相繼結朿,而電台只有一群白痴在咪前發出無意義的傻笑, 接觸外國音樂的渠道越來越少,故聽歌的熱情慢慢減退。這個時期聽得最多是王菲。


九六至零一年

這段可說是我音樂歷程的黑暗時期,雖然期間換過整套 HiFi ,但聲音搞得不好,加上到了偏遠的大嶼山地盤上班,工餘又要讀書,平日接觸音樂的時間等於零。就算聽歌都是拿舊碟出來細味。 偶然也聽一些新組合如 Pulp 、 Oasis 、 Garbage 等。

零二年到現在

零二年再換了整套 HiFi ,這次的 PMC 喇叭加 McIntosh Amp 加 Marandz 多用途轉盤終於換對了口味。而聽的碟也轉為一些 錄音較好的「試機碟」;以前不屑一顧的蔡琴及粵曲都拿來聽。最大的發現是 Mary Black ,想不到愛爾蘭民歌可以唱得這麼動聽。


回首頁